<xmp id="qocsa"><optgroup id="qocsa"></optgroup>
<samp id="qocsa"><tr id="qocsa"></tr></samp>
<samp id="qocsa"><tr id="qocsa"></tr></samp>
<acronym id="qocsa"></acronym>
<sup id="qocsa"></sup>
<tr id="qocsa"></tr>
<rt id="qocsa"></rt>
<xmp id="qocsa"><xmp id="qocsa">
<rt id="qocsa"><noscript id="qocsa"></noscript></rt>
中国新闻网-青海新闻
搜 索
深圳风采开奖直播
<xmp id="qocsa"><optgroup id="qocsa"></optgroup>
<samp id="qocsa"><tr id="qocsa"></tr></samp>
<samp id="qocsa"><tr id="qocsa"></tr></samp>
<acronym id="qocsa"></acronym>
<sup id="qocsa"></sup>
<tr id="qocsa"></tr>
<rt id="qocsa"></rt>
<xmp id="qocsa"><xmp id="qocsa">
<rt id="qocsa"><noscript id="qocsa"></noscript></rt>
<xmp id="qocsa"><optgroup id="qocsa"></optgroup>
<samp id="qocsa"><tr id="qocsa"></tr></samp>
<samp id="qocsa"><tr id="qocsa"></tr></samp>
<acronym id="qocsa"></acronym>
<sup id="qocsa"></sup>
<tr id="qocsa"></tr>
<rt id="qocsa"></rt>
<xmp id="qocsa"><xmp id="qocsa">
<rt id="qocsa"><noscript id="qocsa"></noscript></rt>
新闻?#35748;擼?971-6263111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文娱

“青海学者”马成俊:学术,是安身立命之道

2019年04月11日 09:21
来源:中国新闻网

  中新网西宁4月10日电 题:“青海学者”马成俊:学术,是安身立命之道

  作者 张添福 潘雨洁

  在青海高原,醉心民族研究的马成俊,日前获得“青海学者”称号,他还被称赞为青海人文社?#23631;?#22495;各类奖项?#25353;?#28385;贯”得主。

图为马成俊指导学生做田野调查。 黎晓刚 摄   
图为马成俊指导学生做田野调查。 黎晓刚 摄  

  “面对荣誉,除?#25628;?#21147;、责任,没有太多可以自豪的东西。”作为青海民族大学副校长,他说,“学术,才是安身立命之道。”

  图为马成俊。 黎晓刚 摄

  日前,中新网记者专访马成俊,听他讲课,一起下乡做田野调查,“探秘”他摞满书籍的书房,感知这位撒拉族学者的日常。

  从民间文学到人类学研究:曾感慨“学识不足”

  1985年,马成俊在青海民族大学(原青海民族学院)中文?#24403;?#19994;并留校任教,教授民间文学。之后在辽宁大学中国著名民俗学家乌丙安门下,进修民俗学。

  进入青海民族大学民族研究所(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),马成俊研究方向转向民族学,相比民俗学之于民俗习惯,民族学则包含民族历史、文化及风俗习惯等。

  2006年,拥?#23567;?#25945;授”职称的马成俊自?#23567;?#23398;识不足?#20445;?#20415;考取中山大学人类学博?#20426;!?#20154;类学研究领域更广,研究兴趣也就更广泛。”马成俊说,“这是一门研究一个群体的学问,哪都有人类学。”

  图为马成俊指导学生做田野调查。 黎晓刚 摄

  读书、爱书: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

  “现在翻出年轻时买的书,扉页我都写着‘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’。”马成俊说,还得附上“哪年哪月,购于西宁大什?#20013;?#21326;书店。”

  20世纪80年代,刚大学毕业的他,每周都要跑一趟新华书店,“当时书店很红火,人挤人。我只能从70多元的工资中挤出钱买书,每买一本,都会找牛皮纸包书皮。”

  读书、爱书,他依然清晰记得,“小学三年级,老师把‘水?#25353;?#19977;个字,写到我胳膊上,让?#19968;?#23478;找书看。”

  “而大学四年,是正儿八经拼命读书的时代。”不管是外国文学中的古希腊神话到现代的卡夫卡,还是中国古典神话到当代文学,在他看来,“腹有诗书气自华。”

  或受他影响,马成俊曾担任院长的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研究生进校后,“见面礼”是一份必读书目,包括100本经典著作。

  “雷打不动”的老习惯

  “白天处理行政事务,无暇顾及学术研究,晚上看完新闻,?#35828;?#27491;式进入书房,开始‘写作业’。”马成俊说,“读书、写作,得保证四五个小时。

  而翻报纸,看到感兴趣的内容,他都会剪报。“?#29976;?#24180;的习惯,根本停不下来。”马成俊说,如今,更关注“一带一路”愿景建设、智库建设、乡村振兴、文化自觉等。

  培养田野调查高手、能手

  “课堂上讲授的田野调查方法,毕竟是理论上的,”马成俊说,“要通过我们专业的行话‘田野调查’,?#32844;?#25163;教他们怎么把田野调查对象脑子里的东西,转化成自己的科研成果。”

  除了查阅文献,马成俊说,到了田野,“得选好对村落历史和文化真正了解的报道人,然后一?#35762;讲?#35775;。”每天采访完回来,和学生开会总结,看看大家遇到什么问题,还要?#33268;?#31532;二天的内容。

  “文化自信源于文化自觉,知道它的价?#25285;?#24471;去挖掘、整理、研?#20426;!?#39532;成俊说,未来,要构建具有中国气派、西部风格、青海特点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。

  图为马成俊在老乡家中座谈。 黎晓刚 摄

  关注现?#25285;?#20445;持人类学家的情怀

  马成俊认为,“乡村振兴”是中国传统知识分子一直都关心的话题,“通过乡村调查能够了解国情。”

  “当前,中国城市化进程中,家庭、婚姻、土地等一系列问题,都出来了,这就要求我们这些民族学、人类学家给出回答。”他说。

  作为青海省政协委?#20445;?#39532;成俊关注在生态保护时,怎样注重地方性知识。?#23433;?#26063;在青藏高原生活了这么长时间,祖祖辈辈跟草原打交道,他们形成了一套自己的地方性话语体系,”马成俊表示,各民族传统的生态观,如?#25991;?#20837;到国家的生态保护行动中去,这很重要。

  “因为,尊重当地人的传统文化及他们的意见,这是民族学家、人类学家的一份情怀。”他说。(完)

编辑:张海雯